談起中俄互譯,此次負責翻譯葉廣芩《豆汁記》的徐先玉説,最開始接到這個任務的時候就覺得難度非常大。“語言是有很多共性的東西,但我們描述世界、解釋世界,包括物與物、人與人的關係,也存在很多差異。《豆汁記》是極具本土特色的,我作為外地人讀葉老師寫的這個老北京故事都覺得有些距離,像我在讀這篇文章之前都不知道豆汁是綠豆做的,還以為是黃豆做的。像咱們的豆漿如果直譯的話就是‘黃豆的牛奶’,所以最後豆汁我自己採用的譯法就是‘綠豆的牛奶’。”



文章來自: http://big5.xinhuanet.com/gate/big5/news.xinhuanet.com/book/2017-10/20/c_129723445.htm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brendapa51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